徽州家具文化

明式家具與現代主義家具之美

發布日期:2012-9-20 瀏覽次數:3711

    家具,可以說伴隨著人類文明的開始,便與我們難舍難分。 從古至盡、不分地域,只要有人類生存發展的地方就會有家具文化的痕跡。在家具上的設計可以客觀的展現一個時代審美傾向,而至今我個人認為所見過的最美最有魅力的是明式家具與現代主義風格的家具這兩種。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便是樣式上的簡潔,功能上的合理。這種簡潔它不會因時代的變遷而失去設計感,這種美著實讓人感動。將現代主義年代的家具與中國黃金時期的家具作一比較,時間是1617世紀與1920世紀,這樣兩個不同時期的家具放在一起,他們同樣具備現代感。這讓我們思考是否簡潔的設計可以歷久彌新?結構功能主義的設計是否生命力更持久?

  先看一下明代家具的特色,古典中國明代家具具備了一種永恒的普世的美感。明代當時的中國,對它的文人學者而言是一個流動的社會,這樣一種社會形式也在家具上產生了反映,為了流動和旅行的需要,家具既需要實用,又需要方便拆卸、折疊,因此它不會采用漿膠、釘子或任何永久粘和的方式去制造它們。這樣的家具就要求了這個民族和時代的人民具備了強烈的理性思維,同時在工藝上精益求精,就使得明代的家具在中國其它時代的家具行列里顯現地如此的卓越不群。明代家具:造型簡練、以線為主:嚴格的比例關系是家具造型的基礎。與功能要求相符,無累贅,整體感覺就是線的組合。其各個部件的線條,剛柔相濟,挺而不僵,柔而不弱,表現出簡練、質樸、典雅、大方之美;結構嚴謹、作工精細:卯榫結構,是科學和藝術的完美結合。時至今日,家具仍然牢固如初;裝飾適度、繁簡相宜:裝飾手法,多種多樣,雕、鏤、嵌、描,等。裝飾用材也很廣泛,琺瑯、螺甸、竹、牙、玉、石等。但決不貪多堆砌,也不曲意雕琢,而是根據整體要求,恰如其分的作局部裝飾;木材堅硬、紋理優美:自然優美充分利用木材的紋理優勢,發揮硬木材料本身的自然美,這是明代硬木家具的又一突出特點。明代硬木家具用材,多數為本有美麗色澤與木紋地高級硬木,黃花梨、紫檀、鸂鶒木等。

  比較一下現代主義設計下的家具,提到現代主義,必須提到功能主義風格的家具,則起源于德國現代主義之祖的包豪斯學院,包豪斯推崇“功能決定形式”,與當時的歐洲開始流行奉信新教有關,這樣的觀念與中國古代的儒家文化提倡的簡樸節約相似,都追求著樸實無華的美感。包豪斯運動帶領下的現代主義設計作品與傳統流派拉開距離,揚棄了以前歐洲傳統的家具中那種繁復的表面浮華的裝飾,而是用“少即是多”的理念傳達著現代主義風格的美麗。這里的"少即是多"的理念設計出來的作品的感覺就與明式家具中造型簡潔、以線為主的要點相合拍。現代主義家具的設計作品中的裝飾更是通過它本身的造型與材質的運用,一氣呵成的產生自身的裝飾美感,而拒絕那種后來加上的,所謂的“點綴” 的任何裝飾手法。現代主義的家具設計嘗試使用各種各樣的欣欣材料,就象明式家具中運用木材本身的紋理優勢一樣,現代主義的家具中使用的各種各樣的材料也力求體現他們本身呈現出來的美感,如彩色的各種塑料,纖維,玻璃……還有使用鋼管,膠合木等一些廉價的素材,并不是再象歐洲傳統那樣再再昂貴的木材上雕飾各種花紋或者再鑲金嵌銀。包豪斯的設計師們堅信借由金屬、夾板、塑膠、玻璃等新式材質,加以工業制造,能大量生產出兼具美學與經濟實用的家具。而隨著工業技術的進一步發展,包豪斯的設計風格更加入了人體工學的研究和新式材質的開發。無論是造型獨特的椅子,或是強調舒適感的沙發,其功能性與裝飾性恰到好處的結合。并且現代主義家具的設計與明式家具一樣,需要流動便攜,于是這個共同點符合現代的口號“形式追隨功能”即,功能主義。這一原則衍生出自己的一套審美體系——簡約主義、極簡主義……并產生了許多功能形式完美統一的理性主義的優良設計。

  明式家具與現代主義家具的設計樣式,其實為我們提供的是一種生活的形式之美這樣的設計給人提供了一種很好的精神方面的生活方式,使人不被俗世所困,可以更注重原始本能的生活形態,以及滿足人對精神世界追求的一種渴望。

黑手党返水